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你干我的 我干她
你干我的 我干她

你干我的 我干她



云兴商贸跟盛隆大厦隔着不到五十米,透过窗帘缝隙,我看到了项目三组的 办公室,秦亮的办公室里,一个乌发披肩,脑后束起一道马尾的俏丽女孩正蹲在 地上,秦亮下身赤裸,正将自己的鸡巴从女孩的嘴里抽出……。

  「混蛋,这个混蛋,你,你不知道拉上窗帘吗!这样会让多少人看到!」我 心中怒吼着,看着同样黑裙白衫的小洁在秦亮的指指点点下靠在沙发上,主动的 抬起一双美腿,把住腿弯,将她那神秘的,我已经几天没有见过的地带毫无保留 的展示给面前的肥猪,看着那肥猪半蹲着身体压在她翘起的屁股上,将他丑陋的 东西插进了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一股火焰直冲脑海。

  「啊~~混,混蛋,你,啊~~你怎么能全进来,啊~~要,要被你顶穿啦,破, 破啦,啊……。」孙彩霞痛苦带着刺激的浪叫声将我的眼神从对面拉回,我死死 的盯着她的脸,或许疼痛,也或许是被我的样子吓坏了,孙彩霞一双媚眼流出了 两行清泪。

  「你们这些狗屎东西,不是要潜规则吗?不是要挨操吗?给你,我给你,干 死你这个骚货,干死你……。」我把住孙彩霞丰满的美臀,,不顾她的叫喊,用 力的抽插操干起来,每一次都把鸡巴抽到穴口,然后狠狠顶到最深处,看着她那 又疼又爽的样子,我内心的兽性仿佛完全激起,不仅大力操干,并且不时的挺动 旋磨,让龟头在她的子宫肆虐。

  「啊~~坏蛋,啊~~要被你弄死了,啊~~好爽,怎么会这么爽,天呐,要飞了, 飞了,啊~~再用力,再用力一点,啊~~来了,姐姐要来了,啊……。」一声仿佛 哭泣,又仿佛兴奋的长吟过后,孙彩霞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主动的搂着我的脖 颈,吮吸我的脸颊,一声竭斯底里的嘶吼,整个人瘫倒在了办公桌上晕了过去。

  深吸一口气,享受了一会那因为穴肉惯性的夹唆,我继续大力的操弄,再次 抬头时,对面的秦亮像死狗一样趴在了小洁身上,过了一会,肥猪站了起来,那 软塌塌的鸡巴上肮脏的精液淫液在阳光下如此的清晰刺眼,胖子不知道说了什么, 小洁将下体擦拭干净以后很是不情愿的重新蹲在了他的身下。

  「这是我的小洁吗?」我脑袋一阵轰然,「这还是那个有洁癖,连我的鸡巴 都不曾吮吸过的小洁吗?」

  她竟然将秦亮那肮脏的鸡巴吸入的秀口中,甚至用她娇嫩的舌头将秦亮那恶 心的卵蛋都吸舔的干干净净,然后一脸笑意的为肥猪穿起了裤子,就像一个柔美 的小娇妻一般。

  「臭婊子,烂女人,你怎么能这样!肥猪,我会让你后悔的!」我感觉自己 快要失去理智了,怒骂着将孙彩霞翻转了过来,,双手扳住她的双肩,猛力拉向 自己,同时自己的下身也凶猛的用力一撞,勇猛粗大的肉棒已恶狠狠的尽根而入, 剧烈的疼痛或者是刺激,让昏迷中的孙彩霞再次醒来,性感妩媚的脸庞从肩头有 点扭曲带着哀求的看着我,一双小手奋力的推在我的胯间,但她纤细的手臂又如 何推得开我如山丘一般的身体?

  「啊~~我,小斌,我不要了,啊~~姐姐够了,真的够了,呜呜~~姐姐受不了 你的大鸡巴,啊~~再也不敢勾引你了,啊~~饶了我,饶了我吧!」少妇的哭叫和 反抗对此时的我哪里有半点作用,只是增加我的征服欲罢了!

  温暖而紧绷的少妇骚穴和肉棒上不停带出的鲜红穴肉刺激着我的眼睛,刺激 着我的灵魂,我急速而狂暴的抽插着她的身体,每一下都是加上全身重量结结实 实的猛烈撞击,整个办公室中充满了啪啪的肉体拍打声跟女人痛苦而又兴奋的求 饶声。

  「呜!呜!~~斌哥不要再插了,我的小穴裂开了啦!~~呜!小云再也不敢了, 啊~~我用嘴巴服侍你,你不要再插了啦!我要死了,啊~~要~~啊又要来了……」

  「少罗嗦!今天就是要干死你!」积压已久的欲火跟怒火让此刻的我变成了 疯狂的野兽,再也记不得什么身份,什么项目,我想做的就是狠狠在眼前的女人 身上发泄,孙彩霞柔媚娇小的身躯随着我疯狂的抽插而剧烈摇动,哭喊声浪叫声 更是惊天动地。

  我又揽着她的腿弯将她反身抱了起来,一般走一边插,抽插了百十下,已经 瘫软如泥的孙彩霞穴肉又是一紧,滚烫的阴精再次淋到了我的鸡巴上,龟头上传 来的快感越来越浓,我的抽插越来越激烈,在孙彩霞咿咿呀呀的恍惚中,我走到 了落地镜前,「骚货,看看你的骚逼,啊~~看看你母狗似的样子,我,啊……。」

  「啊~~,我是母狗,呜呜~~老公,老公弟弟插的小云最爽,啊~~你要来了吗, 射进来,射进姐姐的子宫,啊~~姐姐要你的精液,给我,给我……。」或许是感 到我的爆发迹象,或许是被镜子中自己淫荡的样子刺激到了,孙彩霞忽然变得主 动起来,反身搂着我的脖颈,丰臀用力挤压。

  「我,啊……。」

  「哎呀,来了,啊~~弟弟,啊~~好烫,好有力,姐姐要被射穿了,天呐,好 美,好美,啊……。」

  我无力的躺在了沙发上,孙彩霞衣衫皱皱巴巴,背对着我蜷缩在我的怀里, 骚穴红肿,眼睛红肿,哪里还有一点官场丽人的风姿,一时无话,我静静的等着 她的发落,刚要把鸡巴抽出便被她按住了,「等一下,再让我感受一会。」

  「还记得三年前,在安丰路上发生的事情吗?」过了许久,孙彩霞说道,声 音说不出的柔和。

  「三年前?安丰路?」我挠了挠头,「不记得了!」

  「呵呵,那时候你意气风发,又是重点大学的学生,身边又有那么漂亮的女 朋友,怎么会记得我这个又土又丑的傻村姑!」孙彩霞黯然说道。

  「土?丑?傻村姑?」我有些疑惑的看着眼泪汪汪的孙彩霞,一道逝去的记 忆忽然浮上脑海,「啊!你,你是……,这,这怎么可能!」

  我记起了三年前安丰路上的那一幕,那时候我跟小洁正处于蜜恋之中,每天 晚上都在大街上闲逛,当时大约是晚上十点多,三个流氓正在猥亵一个土里土气 扎着麻花大辫子的女孩,我上去一阵勇猛搏斗,将流氓赶走,然后给了那个女孩 两百块钱就跟小洁回校了,想不到,女孩竟然变成了……。


  「哼!有什么不可能?」孙彩霞转头斜了我一眼,「知道吗?从没有人这样 为我出过头,但是我看着你们两人的背影,心里除了那一点的感激,只有嫉妒, 我发誓,一定也找一个你这样的男人。」

  「但是,现实是残忍的,我去给一个处长家做保姆,后来,那个家伙强暴了 我,或许是不幸,又或许是幸运,我怀了他的孩子,还是男孩,而他只有一个女 儿,呵呵,再后来,我就成了他的情妇,进了官场,如鱼得水的周旋在各种男人 之间,本来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谁知道一年前,又碰到了你这个冤家……。」

  「我发誓,我要得到你,不惜一切也要得到你!」孙彩霞恨恨的说着,在我 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嘻嘻笑道,「小坏蛋,刚才弄得姐姐好疼,姐姐比周小 洁怎么样!」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孙彩霞平时看小洁的眼光总带着一丝不屑跟仇视,, 为什么她这么风骚漂亮又有权利的女人总是找机会勾引我这个一穷二白的办事员 ……,难以相信,官场的能量是如此之大,真的无法将眼前这个成熟性感而风骚 的女人,跟三年前那个被几个流氓吓得瑟瑟发抖、土里土气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我苦笑着看着她,任由她在我肩上留下一排牙印,「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

  「什么怎么样?」

  「当然是这个啦,怎么,还没出来呢,就不认账了!」孙彩霞摇了摇屁股。

  「额,孙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研究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吧!」我把已经 软下来的肉棒拔出,一股浓浓的精液从孙彩霞的穴口挤了出来。

  「哼!男人真是一个德行!」孙彩霞冷哼一声,净, 走到镜子前整理起了衣服,不一会儿,又成了美艳端庄的招商局科长,忽然噗的 一声笑了出来,「小样儿,看着吧,你逃不出姐姐的手心。」

  孙彩霞骚媚的横了我一眼,打开门径自走出了办公室,我拿着下半年的工作 安排,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完】